中國書畫網 > 藝術理論 > 藝術理論-首頁 > 如何用最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鑒定古籍?

如何用最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鑒定古籍?

來源:天下網商 作者:網絡

  文物鑒定能否借助計算機技術?擅長視覺和圖像識別的AI能否助力古畫文玩鑒定?如今,這一設想正在化為現實。

  “敦煌遺書”《成實論》卷二將在北京中國嘉德2019年春拍預展亮相,這卷作于南梁天監十六年(公元517年)的佛經,是全球存世的兩件南朝寫經之一,也是梁武帝在位時期的重要佛教記錄。而此前的那件,便是當年英國漢學家斯坦因從敦煌帶走的《大般涅槃經》卷十一,現藏于大英圖書館,書于南梁天監五年(公元506年)。

如何用最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鑒定古籍?

 敦煌遺書《成實論》卷二 梁天監十六年(517)比丘惠諦寫本 局部

  在這卷完整度高、字跡雋逸精美的經書引來驚嘆與矚目的背后,則是敦煌學專家學者長達數年運用科技,結合歷史資料嚴密考察和鑒定的心血。

  古書畫鑒定的“數字助手”

  敦煌遺書一直是中國考古界的遺憾。1900年,敦煌藏經洞內6萬余卷4至11世紀的經書佛畫陸續被西方探險者們以極低的價格騙劫而去,其余部分則散落民間,成為官宦與收藏家們的玩物,或流入古物市場,由此也出現了大量的敦煌遺書贗品偽卷。

如何用最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鑒定古籍?

 法國漢學家伯希和在敦煌藏經洞內調查,挑選出2000余卷最有價值的帶回巴黎(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如今,近七成敦煌遺書保存在英法等海外博物館和研究機構,中國國家圖書館現存1萬余卷。因此,每一件流失的敦煌遺書被重新找回之后,都需要經過嚴格鑒定與考證。此次負責鑒定“敦煌遺書”《成實論》卷二的是敦煌遺書研究專家、上海師范大學法政學院教授方廣锠。

  據方廣锠介紹,鑒定工作始于2011年,他為此與電腦軟件工程師一起開發了“中華古籍數字化整理”和“敦煌遺書專用檢索軟件”兩套系統,能夠將需鑒定的古籍上每個字切割下來單獨考察,并對現有敦煌遺書經卷按字進行檢索,便于對經書上字的結字、書風和用筆特點進行人工比對。

如何用最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鑒定古籍?

 敦煌遺書鑒定專家方廣锠通過數字軟件做比對鑒定(圖片來源:上海紀實)

  “這樣的方法比鑒定者自己一個字一個字在古經卷中去尋找快捷方便許多,且可以一次性地、遺漏地集中比對每個字的所有字形。”方廣锠告訴記者。

  以《成實論》卷二的考察為例,在流失的敦煌遺書中常有人在真卷上偽造題記。為判斷本卷題記與原卷經文出于一人之手,方廣锠通過數字檢索軟件的幫助對比了題記的35字與原卷經文的5708字,由此肯定全本都為比丘惠諦所寫。

如何用最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鑒定古籍?

敦煌遺書《成實論》卷二 梁天監十六年(517)比丘惠諦寫本 題記

  人與機器的筆觸識別對決

  雖然AI擁有視覺和圖像識別優勢,但文物鑒定仍是一個高度依賴研究者目鑒經驗和直覺的行業,學者需要對真品研究和大量史料積累才能判斷真偽。雖然“走眼”的情況也時有發生,但人工鑒定的傳統方式仍以絕對優勢勝過人工智能的應用。

  

如何用最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鑒定古籍?

學者運用文物鑒定放大鏡進行研究考察

  考古學上,檢測古書畫紙張年代的方法主要有紅外線材質分析、碳-14和氣相色譜分離等技術。最靠譜的年代測定技術為“碳-14斷代法”。可是該方法取樣樣本量大,會對珍貴的紙本古籍造成損傷,因此歷來是考古學家們“沒有辦法的辦法”。絕大多數古籍書畫的斷代,還是從歷史工藝、書繪風格和文字來分析斷代。

  “以人工智能進行古書畫和古籍的鑒定,是一個值得探索的方向,而且在未來肯定可以在鑒定中起到重大作用。”方廣锠推測。AI關注的是古籍書畫的書繪風格而非材質。而每個畫家或書法家的用筆特點,例如筆觸的形狀和曲度、揮筆的速度等,當擁有足夠多的作品數據就可以找到藝術家獨有的“藝術指紋”,成為辨別真偽的鑰匙。

  目前,國內也已經出現了一些從事“AI鑒寶”研究的創業公司,而美國新澤西州的羅格斯大學教授艾哈邁德·埃爾加馬爾(Ahmed Elgammal)也開發出了AI鑒寶的工具。研究人員用來自畢加索、馬蒂斯和莫迪利亞尼的近300幅原作,并將其分解成8萬個單獨筆觸,通過RNN深度學習框架為每位藝術家建立數據集。據報道這種方法的準確率可達70-90%之間,而且AI鑒寶的工作速度快,成本也很低,幾秒之內就能“一眼”看出畫師真跡與贗作。

如何用最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鑒定古籍?

 對畢加索的畫作進行筆觸分割用顏色標出

  AI也在考古領域越來越多地運用,寧夏大學也曾運用AI破解“天書”西夏文。這項技術為OCR計算機字符識別技術,事實上與我們在手機使用的“傳圖識別文字”的原理一致。

如何用最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鑒定古籍?

 學者對37個西夏文的解讀

  西夏文筆畫復雜難以識讀,一個個地查字典式地比對非常耗時費力,可用AI依據西夏文的結構,提取特征自動識別,快速判別出每個西夏文對應的漢字,這項技術在240類9600個西夏文上進行了試驗,識別率達到87.99%。

  “AI鑒寶”帶來的新問題

  AI正在為古籍鑒定和研究做出積極貢獻,但很多研究專家還未擺脫傳統思維模式的習慣,這有賴于人工智能與考古領域的學者長時間跨界合作才能實現。

  于此同時,“AI鑒寶”的缺點也是顯而易見的。AI擅長模式識別,而這一依據對于古籍書畫鑒定而言太過片面。許多真偽的線索不僅僅蘊藏在藝術家的繪畫或筆跡風格之中,作品的提款文字、畫名史料記載也是不可忽視的判定線索。

  以《富春山居圖》的真假鑒別為例,偽作《富春山居圖·子明卷》甚至騙過了乾隆皇帝的眼睛,而后來藝術史學家發現它與真跡《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對比是贗品的重要證據就在于史料的破綻:同一月里畫家黃公望的確為子明作的山水畫,但史料的記載與《富春山居圖》并不相同,這樣工程浩大作品不可能在一月內完成兩張。通過理解古籍文獻判斷真偽,就人類而言尚且需要深厚專業知識的積累,訓練AI查找并讀懂古籍作為鑒定文物的依據,還有大量問題尚未解決。

如何用最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鑒定古籍?

滿是乾隆題跋的《富春山居圖》子明卷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其次,難以學習人類的鑒賞力也是AI的硬傷。鑒賞作品的所喚起審美力和情感是最難以被轉換為具體算法的抽象問題,同一藝術家不同作品孰優孰劣?哪件更具有代表性和創造靈感?這些問題如何轉化為機器語言,至今還是人工智能科學的難題。AI對于考古和鑒定界目前只是一個備受期待的技術工具。

  (圖片來源于天下網商及網絡)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網主編信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藝寶網絡文化有限公司

掃一掃 求關注

fg美人捕鱼视频
快乐时时彩五星计划 上海时时乐开奖第13期 新快三app官网 香港小财神788188 江苏快三app下载 北京赛号 6合图库安卓版 云南快乐十分钟肋手 四川时时怎么玩 内蒙古快三50 55799白小姐手机论坛 上海时时和值走势图 时时三分彩计划手机版 北京快三跨度和值尾号 白小姐今晚现场开奖结果 爱网爱快乐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