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收索: 秋拍 拍賣 收藏 當代藝術

中國書畫網 > 近現代書畫 > 公園漫步(巴黎索邦神學院廣場)

公園漫步(巴黎索邦神學院廣場)

來源:中國書畫網 作者:編輯-jane

公園漫步(巴黎索邦神學院廣場)
作者:
 朱沅芷
 
作者生卒:
 1906-1963
 
年代:
 一九三六至一九三九年作
 
質地:
 布
 
形式:
 油彩 畫布
 
尺寸:
 73×92 cm. 28 3/4×36 1/4 in
 
款識
Yun Gee(右下)

  出版

  1998年,《朱沅芷》,大未來畫廊,臺北,第36至37頁

  2008年,《Experience of Passage——朱沅芷、朱禮銀作品選》,華盛頓大學出版社,西雅圖,第89頁

  2014年,《世界名畫家朱沅芷》,河北教育出版社,河北,第141頁展覽

  1998年11月14日至12月1日,「朱沅芷個展」,大未來畫廊,臺北

  來源

  2001年10月14日,臺北佳士得秋季拍賣會,拍品編號37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凝視著眼前高聳入云的大廈

  有著漂亮花園的房屋

  現在我突然感到

  那些人們壽命長久 無所取求

  毫無疑問

  他們是無産者的先驅

  此刻開始

  我對自然之物與人類表現的綜合

  有了更深的理解」

  ——朱沅芷《巴黎》

  明媚光燦

  時代禮贊

  朱沅芷巴黎時期傾情力作:

  《公園漫步(巴黎索邦神學院廣場)》

  作爲二十世紀初中國第一批留學海外的油畫家,朱沅芷一生行疆廣闊,其自十五歲告別故土廣州,遠赴舊金山,成爲中國藝術史上旅美系統之先驅;二十一歲闖蕩巴黎,成爲首位入選權威性獨立沙龍的藝術家;二十四歲奔赴紐約,參與了現代主義在北美之發展,成爲第一個在西方當代藝術史中占據重要位置的華裔藝術家。他在短暫的一生中,憑借對藝術堅持自我的執著追尋,開辟出了令人折服的、獨樹一幟的現代主義繪畫風格,更以跨地域的傳奇經歷,凝練出高度成熟且國際化的藝術語言及思想,堪稱二十世紀華人藝壇的傳奇。而多個西方重量級美術館,如紐約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洛杉機藝術博物館(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巴黎龐畢度藝術中心(Centre Georges-Pompidou)等均有收藏其作品,進一步肯定了他在國際藝壇上的非凡成就。

  融合爲一:

  個人風格的至臻完善

  《行旅生涯:朱沅芷與朱禮銀之繪畫》的作者喬伊思(Joyce Brodsky)在書中這樣總結朱沅芷的作品:「大部分他的作品內容都十分入世,象是風俗畫、城市街景、人物肖像。他與許多近代跨國的移民藝術家一樣,在他最好的繪畫里,有一種融合爲一的視界,遠超過只是把不同文化混合或綜合起來。」

  1924年朱沅芷進入加州美術學校(今舊金山藝術學院),隨恩師兼好友歐菲德(Otis Oldfield)學習立體派技法,通過共色主義(Synchromism)風格的訓練及熏陶,掌握了通過色彩、形狀、光線等要素來主導畫面風格的現代主義繪畫技巧,建立了獨到的色彩表現風格。二〇年代末,首赴巴黎的朱沅芷積極探究、借鑒各種藝術流派,逐漸摸索出和而不同的自我風格。感悟印象派對于顔色光影的側重已不具影響,他曾在日記中寫道「當前流行的觀點是,無論色彩如何純凈、明朗,都會隨時間褪色、老化。甚至就連對色彩幷置或混合的準科學研究也已被放棄,轉而贊成『結構』與『風格』之說。人們尋求的是效果間的關系,而非效果本身。」于是該時期他的創作有了決定性的改變,從早期著重色彩、律動性轉變爲以線條、結構和心情意境之營造,進入了他自己所稱的巴黎「抒情時期」,側重將個人情感及文化底蘊滲透至作品之中,色彩和構圖都服膺于主題意境之需要,追求畫面整體圓融抒情的意境,融入創作者精神氣韻、以及對生命價值思考的呈現,多維體現了人與物、心與境相呼應的東方式宇宙觀。

  之后朱沅芷在紐約進一步拓展繪畫題材,將彼時被工業革命浪潮席卷的紐約都市城貌濃縮至其畫筆之下,創作出代表作《工業之輪在紐約》,幷于1936年從紐約再次回到巴黎,展開《公園漫步(巴黎索邦神學院廣場)》的創作,通過作品詮釋了歷經舊金山、巴黎、紐約的跨地域摸索之后,于繪畫創作上收獲的對色彩、構圖、意境、乃至社會現實及生命價值的綜合歷練及沈淀,展示出邁入藝術創作至臻完善的成熟階段,所散發更富自信、更爲全面的個人藝術魅力。

  輝煌見證:

  人生巔峰的珍貴之作

  「凝視著眼前高聳入云的大廈

  有著漂亮花園的房屋

  現在我突然感到

  那些人們壽命長久 無所取求

  毫無疑問

  他們是無産者的先驅

  此刻開始

  我對自然之物與人類表現的綜合

  有了更深的理解」

  ——朱沅芷《巴黎》

  《公園漫步》創作于1930年代晚期(1936-1939年),爲朱沅芷人生巔峰時期的代表力作,隸屬藝術家個人畢生最鐘情的公園風景題材,爲近年市場現身的最大尺幅巴黎時期抒情之作,在盡顯藝術家畢生繪畫特色與技法的同時,尤爲珍貴的藏匿了朱沅芷一生心路歷程中僅有一段因被西方世界公平對待、尊重認可的欣慰心境,及對未來樂觀向往的期許之情。

  1936年,再次返回巴黎的朱沅芷,迎來了個人生活、藝術創作、事業發展全面豐收的人生鼎盛歲月。此前一年,朱沅芷遇見了他的第二任妻子海倫,年輕的海倫不僅給朱沅芷帶來了活力,更大力支持與鼓勵他再次赴法施展藝術抱負,資助他在巴黎展覽與生活開支,讓他毫無后顧之憂地投入藝術創作。該階段他的作品廣泛展出,如1937年一年便參加了不少于14次的群展,與彼時西方當代大師如畢卡索(Pablo Picasso)、杜菲(Raoul Dufy)、德朗(Andre Derain)等同臺亮相。更先后兩次在巴黎歷史最悠久的瑪戈皇后畫廊(La Reine Margot Gallery)舉辦大型個展,贏得廣泛聲譽,收獲西方主流藝術圈的尊重及認可,給予他莫大的鼓舞與創作熱情,作品更顯自信舒展的風采。

  《公園漫步》聚焦三〇年代的巴黎街頭,人們在晴日之中信步于索邦神學院廣場公園的和諧時光。索邦神學院廣場爲巴黎大學校園的前身,自二十世紀以來一直爲巴黎重要的文化交流聚集地,是歐洲城市人文發展的重要地標之一。朱沅芷對城市風貌、公園街景等題材有一種特別的迷戀,無論在舊金山、紐約還是巴黎,亦或其風格受「共色主義」、「現代主義」、還是「立體派」及自身東方傳統文化底蘊的相互影響改變,他始終以略帶寫實的技法,結合文學敘述般的現代主義表現手法紀錄城市的風光景致,構成其繪畫創作中一支獨特的脈絡,幷忠實記錄了他一生動蕩漂泊的生命軌跡。在朱沅芷一生不足200件的油畫作品中,描繪公園景致的作品不逾15件,其中大部分來自四〇年代再次定居紐約后創作的「中央公園」系列,現知的早期同題材作品,除《舊金山唐人街》(1927年)外,作于三〇年代的僅有4件,《公園漫步》即爲其中顔色、人物等細節最飽滿、豐富的一件,今次得以釋出,再現世人眼前,實乃藏家購藏珍品的良機。

  色鑄心象:

  明朗心緒與摩登時代

  《公園漫步》在展現朱沅芷一貫豐富變化的色彩特點之外,更相較于其他公園題材作品中用色的濃郁厚重,顯得格外清妍舒雅、明亮流暢,揉和出輕松甜美的抒情意境,將彼時朱沅芷在巴黎藝壇如魚得水的明朗、充盈與美好心境展露無遺。畫面中,朱沅芷通過對比色調增加畫面的視覺張力:從細節處前景人物衣飾的紫紅與灰黑,到中景里紅暖色調變化的建筑與湛綠色漸變的草地及樹葉,直至大面積色塊的藍天與土黃的大地,各種色彩在自我高飽和綻放的同時又相互制衡,構建出和而不同的風景。藝術家借由平行重復的筆觸,在不斷轉換的顔色律動中塑造了靜物的立體形態,更進一步賦予顔色個人主觀性的精神指向。如畫面右中,頭戴寬沿邊、身著短款大衣、腳踩高跟鞋邁步前行的女郎身姿瀟灑,一派當下最時髦的裝扮。不同于前景人物中多色搭配的細致描繪,朱沅芷在此處摒棄了現實寫實的用色,主觀的選用灰白色覆蓋女郎全身,看似隨意實則體現了藝術家刻意借用灰白冷色調的視覺效果,配合形象塑造,以主觀的現代主義表現方式傳遞人物時尚摩登的精神韻味,令人激賞不已。

  橢圓形主觀構圖:

  個人與時代的互動

  在構圖上,受塞尚提倡的「將生活經驗與感受轉化爲繪畫寫實」之表現形式的啓發,《公園漫步》采用主觀的統合、直覺的安排,而非傳統的頂點透視或是平衡結構。作品中,朱沅芷使用左斜向上的橢圓圖式勾勒索邦神學院花園地形的主體輪廓,主觀的賦予原本平穩地勢一種下傾式的視覺感受,這種效果也常見于塞尚的靜物畫中,通過打破既有的結構平衡,給予畫面一種向下的真實動勢。且自三〇年代初嘗試入畫起,至四〇年代紐約時期「中央公園」系列中的反復出現,橢圓形構圖更在此后發展成爲朱沅芷城市風景繪畫中最具識別性的繪畫符號之一。受巴黎畫派對于結構側重的影響,朱沅芷于1929年之后的創作中,更趨向于探討線條與構圖結構間的互動關系,將原本構圖中的立體幾何空間架構轉化爲曲線構成。

  《公園漫步》中,畫面主體的圓弧形街道橫向舒展,與中央竪立側彎的樹干遙相呼應,縱橫曲線組成畫面之骨架,賦予畫面整體一股律動的詩意;沿橢圓地形密布的根根柵欄,與背景樓屋上的扇扇窗戶對應列序,細密的直線具體構繪出都市建設的精致和輝煌。此外,朱沅芷更獨具匠心的將大量細節暗藏于畫面各處,如:前景中婦女與女童的入時裝扮、右側背景中駐停的摩登轎車等,豐富的再現了彼時巴黎優雅時尚的城市人文風貌。藝術家通過對線條、構圖的嫻熟把握,及于細節處顯露的精湛繪畫技法,將巴黎現代都市之美凝固于和風旭日的抒情意境之中,把自我黃金年歲的舒暢愉悅之情,與二次世界大戰前、和平年代的巴黎都市風情合二爲一,化爲個人與時代的最美記憶。

  朱沅芷的一生親炙現代思潮的烈焰洗禮,與其他第一批留法的藝術家如徐悲鴻、常玉等不同,他幷未刻意強調民族意識,而是更積極的融入至西潮各流派的交流之中,幷由于他的移民身份反較西方本土藝術家以更客觀的意識形態作爲洞察基準,得以更開放的汲取各流派之精萃,熔鑄出遠超前于彼時中國啓蒙中的現代主義藝術的深刻探索,及絲毫不遜色于同輩西方藝術家的現代主義繪畫風格。他用繪畫記錄了身處文化歷史進演中,對于生命與周遭社會的關照,在明媚光燦的畫面背后,留下的不僅是他個人生命情態的流露,更寶貴的以融合又獨立于西方的視角,爲世人留下了西方城市風貌圖景,成爲研究那個時代世界文化發展的重要見證。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網主編信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藝寶網絡文化有限公司

掃一掃 求關注

fg美人捕鱼视频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g高博国际娱乐官网 北京赛场pk10直播 新彊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必中彩票网站的真实性 重庆时时五星总综合走势图 北京pk10属于合法的吗 港澳神算六肖十二码 用微信登录的炸金花 娱乐传奇 稳赚时时彩准确率99%杀两码 吉林时时怎么玩法 现金网注册送钱88 正常牌怎么看生死门 精准三肖六码3肖6码 手机什么软件能玩21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