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書畫網 > 博學書苑 > 書籍 > 風雅票中事——愛德華·紐頓的藏書票

風雅票中事——愛德華·紐頓的藏書票

來源:中國書畫網 作者:編輯-jane

“這根本不是紐頓的藏書票嘛!”事起友人從微信傳來兩幅圖片,詢問我是不是阿爾弗雷德·愛德華·紐頓(Alfred Edward Newton)這位美國著名藏書家的自用藏書票,點開圖片后我不禁莞爾。紐頓于1907年至1938年間,每年圣誕節前夕都會寄贈友人一本自印小冊子,而隨1931年《A Thomas Hardy Memorial》一同寄出的,還有一份撰寫于感恩節前夕的自印四頁小報,在這份小報中他提到曾應好友——舊金山波西米亞俱樂部(Bohemian Club)主席愛德華·奧戴(Edward F. O’Day)邀請,出席該俱樂部于5月底舉辦的一場歡迎晚宴。

創立于1872年的波希米亞俱樂部,成員多是政商名流,這個非權既貴的俱樂部行事低調且特立獨行,曾被多家刊物評為全球最隱秘的男士俱樂部。紐頓回憶道,那場晚宴菜單中的兩幅漫畫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這兩幅作品的名稱分別取自紐頓的兩本書話名作《藏書之樂及其相關逸趣》(The Amenities of Book-Collecting and Kindred Affections)與《搜書之道》(This Book-Collecting Game),內容詼諧生動,作者是該俱樂部會員、漫畫家吉米·哈特洛(Jimmy Hatlo)。在征得哈特洛同意后,紐頓于畫面下方加上了自己的簽名,印制成卡片夾在這份自印小報中與小冊子一同寄出。

風雅票中事——愛德華·紐頓的藏書票

“偷書賊”(《藏書之樂》)

風雅票中事——愛德華·紐頓的藏書票

“黃頁如山倒”(《搜書之道》)

1940年紐頓去世后,藏書經清點有一萬多冊,次年他的兒子斯威夫特·紐頓(E. Swift Newton)將其中部分藏書交由紐約帕克·貝尼特畫廊(Parke Bernet Galleries Inc.)進行拍賣。帕克·貝尼特畫廊是二十世紀前半葉美國規模最大的藝術拍賣行,畫廊為此制作了一套三冊的拍賣圖錄。這套圖錄是非常好的紐頓研究參考書目,但第一冊中收錄的五幅“藏書票”圖片卻誤導了不少讀者。

風雅票中事——愛德華·紐頓的藏書票

參加紐頓藏書拍賣會的嘉賓,左起分別是約翰·弗萊明、羅森巴赫與萊辛·羅森沃爾格

風雅票中事——愛德華·紐頓的藏書票

帕克·貝尼特畫廊編制的紐頓藏書拍賣圖錄第一冊收錄了五枚他的“自用藏書票”,然而事實并非如此。

紐頓喜歡十九世紀末美國詩人、藏書家尤金·菲爾德(Eugene Field)的詩句,他在《藏書之樂及其相關逸趣》《洋相百出話藏書,兼談藏書家的其他消遣》等著作中多次引用了這位詩人的作品。可惜圖中右上角這枚印有“BookMark of A.Edward Newton”與尤金?菲爾德《書癡的祈禱》后半段詩句的紙本并非藏書票,問題就出在“Bookmark”這一詞上。藏書票的票面上除了票主姓名外,有些印有Ex libris,有些則印有His/Her book或This book belongs to…或From the library of…等內容,有些甚至除了票主姓名之外什么都不印,但藏書票絕不會使用bookmark這個單詞,因為書簽用于記錄閱讀進度,而藏書票的主要作用之一是表示票主對這本書的所有權,此二者南轅北轍也。浸淫藏書界多年的紐頓自然不會不懂得個中道理,制作圖錄的人多半是個“門外漢”,在整理拍品時見到相似的卡片就以為是藏書票,擅作主張收錄進去了。瞧,左下角那枚不也是這個情況嘛!

目前已知的紐頓自用藏書票共有四枚,帕克·貝尼特畫廊的拍賣圖錄中收錄了其中三枚:1906年以紐頓位于賓夕法尼亞州戴爾斯福特(Daylesford)的宅邸橡丘齋(Oak Knoll)和藏書室為主題的照相版藏書票,1909年由其摯友查爾斯?格羅夫納?奧斯古德(Charles Grosvenor Osgood)設計,美國藏書票黃金時期代表人物西德尼·勞頓·史密斯(Sidney Lawton Smith)制作的艦隊街圣殿門(Temple Bar)主題銅版雕刻藏書票以及高登·羅斯(Gordon Ross)設計的Hobby Rider運動主題照相腐蝕版藏書票。

風雅票中事——愛德華·紐頓的藏書票

1906年以紐頓宅邸橡丘齋和藏書室相片為主題的照相版藏書票,票面下方印有本杰明·富蘭克林的名言:“小屋子物口充盈,小田地精心耕耘,小妻子非常可人,擁有這些便是大富人。”

風雅票中事——愛德華·紐頓的藏書票

1909年由查爾斯·格羅夫納·奧斯古德設計,西德尼·勞頓·史密斯制作的艦隊街圣殿門主題銅版雕刻藏書票

我喜歡集藏著名藏書家的藏書票,紐頓的自用藏書票尤其不忍放過。近年來有幸自美國票友手中陸續淘得橡丘齋藏書室與圣殿門主題這兩枚藏書票,但尋覓羅斯設計的那枚Hobby Rider藏書票卻花費了我好些時日。上個月我在紐約書商朋友寄來的圖錄中看到一本紐頓藏書,是劉易斯·卡羅爾(Lewis Carroll)的初版《獵鯊記》(The Hunting of the Snark),描述如下:

八開本, 八十三頁,亨利·霍勒迪(Henry Holiday)插圖,蟬翼棉紙保護的卷首插畫,1876年3月初版一印,第83頁將“Butcher”錯印為“Baker”,布面精裝,書脊邊緣有輕微磨損,環襯頁貼有阿爾弗雷德?愛德華?紐頓自用藏書票。

雖然文字中并未說明是哪款藏書票,也未提供書影,但狩獵這個主題令我隱隱猜測,貼于書中的這枚藏書票會不會就是我夢寐以求的那枚Hobby Rider藏書票?

風雅票中事——愛德華·紐頓的藏書票

高登·羅斯設計的Hobby Rider運動主題藏書票(照相腐蝕版)

“Hobby Rider”這個主題頗有意思,據《牛津英語大辭典》記載,“Hobby”一詞源自中古英語“Hobyn”,原指體型較小的馬。1557年“hobby”這個單詞首度見載于一份“hobby horse”的付款確認單中。在古代英國,人們在“五朔節”(May Day)時經常跳一種叫做“莫里斯”(Morris)的舞蹈來慶祝節日。跳舞時,人們常套上一個由木條或編織物做成的木馬道具,這個道具便被稱為hobby horse,后來兒童騎著玩的小木馬也被稱為hobby horse。

直到19世紀初“hobby horse”一詞才有了新的含義。隨著18世紀下半葉開始的工業革命,大規模工業生產時代的來臨,中產階級興起,許多商人、銀行家和專業人士形成基本一致的經濟利益、政治目標和文化價值觀,他們在政治和經濟中的地位越來越顯著,與此同時,相較下層階級,中產階級有著更為固定的工作時間,從而有了更多的閑暇時間,因此也越來越注重在社會文化和習俗等方面傳播自己的文化價值觀。從此“hobby horse”便被用來比喻某人特別喜愛的某種消遣,《牛津英語大詞典》中記載到,“hobby horse”came the expression “to ride one's hobby-horse”, meaning “to follow a favourite pastime”。因此,紐頓這枚藏書票中的“Hobby Rider”所表達的意思便是他特別喜歡的消遣。

風雅票中事——愛德華·紐頓的藏書票

這幅創作于17世紀20年代的一幅油畫展現了人們在倫敦里士滿附近的泰晤士河邊騎著木馬跳著“莫里斯”舞蹈慶祝佳節

風雅票中事——愛德華·紐頓的藏書票

這幅1542年的德國木刻插圖展示了一位兒童正騎著小木馬嬉戲,Dryander, Der Arzney gemeiner Inhalt, 1542

風雅票中事——愛德華·紐頓的藏書票

這幅《項狄傳》的插圖出自19世紀著名插畫家喬治·克魯克香克之手,主題為“托比叔叔的興趣愛好”(My Uncle Toby on his Hobby-horse),這里的Hobby-Horse意為“興趣愛好”,畫面中托比叔叔的興趣愛好是與友人進行模擬軍事行動

紐頓在1927年的自印本《不打不相識》(A Reprimand and What Came of It)中,介紹了此票設計的來龍去脈。事出早前他動筆撰寫《運動書籍面面觀》(Sporting-Books)一文時,曾引用了一幅十九世紀英國小說家、運動專欄作家羅伯特?史密斯?瑟蒂斯(Robert Smith Surtees)的肖像畫,由于疏忽未注明作者的名字便將稿件交給出版社了。這幅畫作是其友人紐約出版商、運動書籍作家歐內斯特?紀(Ernest R. Gee,)委托高登?羅斯繪制的。紐頓該文被收錄于《舉世最偉大的書》(The Greatest Book in the World)中。《舉世最偉大的書》出版后,紐頓收到羅斯寄來的一封信,信中對方調侃他“向某人的鄰居借用東西”連句謝謝都不說,并隨信附上一幅名為“如入無人之境”的水彩畫表現這一“先斬后奏”的行為。

風雅票中事——愛德華·紐頓的藏書票

風雅票中事——愛德華·紐頓的藏書票

紐頓打開信封便被這幅畫作吸引住了,他回信給羅斯,在表達歉意的同時,懇請對方再設計一幅尺寸較大的作品,使之在裝裱后可以和他收藏的其他運動畫作擺放在一起,并打算制作成藏書票貼于其運動類藏書中。常言道,大人不計小人過,很快紐頓便收到羅斯寄來的第二幅作品。盡管文中紐頓并未表態更喜歡哪一幅作品,但在《不打不相識》付梓后,他決定委托羅斯在第一幅作品的基礎上加以修改,并在將《不打不相識》部分內容編入《搜書之道》第一章《開門幾件事》時,將這幅定稿版水彩畫收錄為卷首插頁(在限量簽名編號版中位于第一章正文中)。

風雅票中事——愛德華·紐頓的藏書票

畫面中,一名頭戴禮帽、身著紅衣的紳士手持馬鞭,騎在一本皮面裝幀、竹節書脊的古書做成的木馬身上,橫沖直撞,由“The Amenities”字母組成的柵欄被撞得支離破碎,左下角的狐貍嘟噥著:“任何事情都難不倒他。”通過古書、騎馬以及狐貍(西方狩獵題材書籍中常見的動物)表現出紐頓的三大興趣愛好:藏書、賽馬和狩獵。據橡樹丘書店創始人、資深紐頓研究者鮑勃?弗利克(Bob Fleck)于1986年編著的《愛德華·紐頓藏品集》(A. EDWARD NEWTON, A COLLECTION OF HIS WORKS. Catalogue 86.)中記載,這枚藏書票分為單色版與上色版兩種,上色版更為罕見。

真是應了“不打不相識”這個標題,一場版權風波不僅促成了這枚有趣的Hobby Rider藏書票的誕生,而且之后兩人再度合作,1932年羅斯插圖的瑟蒂斯代表作《喬羅克斯遠足嬉游錄》(The Jaunts and Jollities of Mr. John Jorrocks)便由紐頓作序,兩人間的逸事從此成為一段書壇佳話。

我趕緊發電郵請書店提供一下環襯頁藏書票的照片,很快對方便將照片回傳給我,打開圖片的那一刻證明了我的猜測,心中懸著的石頭落地,這枚Hobby Rider終于歸了我。

紐頓的最后一枚藏書票由格魯亞斯·威廉姆斯(Gluyas Williams)設計,威廉姆斯與吉米?哈特洛一樣,也是一名漫畫家,他為紐頓的游記《糊涂旅行家》(A Tourist In Spite Of Himself)所設計的插圖至今仍為不少讀者津津樂道。這枚藏書票同樣著錄于《愛德華?紐頓藏品集》中,遺憾的是,此書介紹這枚藏書票時僅輕描淡寫地一句帶過,并未提供進一步的圖片等資料,如今鮑勃也已不在人世,此票的圖案、技法等都是謎團,恐怕只有等到書中著錄的那兩本紐頓藏書再度現世時,真相才會大白了。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網主編信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藝寶網絡文化有限公司

掃一掃 求關注

fg美人捕鱼视频
四川时时11选5 4887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r pk10前三位跨度值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查询 上海福利彩票微信公众号 132期平特一肖资料 河南快预测 江西快3走势图基本 新时时五星玩法 陕西快乐十分如何下载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爱彩乐 江苏时时平台 广东彩票7星彩走势图 云南时时2017年数据 幸运快三稳中计划群 今晚平特一肖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