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收索: 秋拍 拍賣 收藏 當代藝術

中國書畫網 > 博學書苑 > 趣聞 > 不受歡迎的看展人

不受歡迎的看展人

來源:中國書畫網 作者:編輯-jane

  如今,空余時間去看個電影、去咖啡館打個卡已經算不上值得一曬的文藝愛好,越來越多的人把目光射向了各種藝術館、美術館和博物館。

  周末約三兩朋友去看某某美術館最新的某某展,已經成為了文藝青年或者“偽文藝青年”們的日常。

  陳丹青說,人到了美術館,會變得好看起來。然而,還有些人一旦到了美術館,就會變得神奇起來……以至于,你會漸漸發現,不僅展里的作品你看得一頭霧水,旁邊看展人的行為也讓人摸不著頭腦。

  夜路走得多了總會遇到鬼,而看展看得多了,也總會遇到一些活久見的奇景。

  帶有驅散技能的專業攝影人士

不受歡迎的看展人

  “哎,麻煩讓讓,我這兒拍照呢。”

  在某些較為大眾化的展覽里,總會出現一些扛著單反和碩大鏡頭的“專業攝影人士”(雖然你也不清楚他們帶著廣角鏡頭來干什么)。

  你會在春天的玉淵潭看到他們在拍櫻花,夏天的圓明園看到他們在拍荷花,秋天去的香山看到他們在拍楓葉,冬天的故宮看到他們在拍雪景。

  而現在,他們懷揣著一顆熱愛藝術且當仁不讓的心出現在了美術館里。

  一般這些“專業攝影人士”比攝影技術更專業的,是準確撥開自己前方人群的能力和大喊“讓一讓”的嗓門。

  他們一定要穿越厚厚的人墻,占據最佳觀賞位置——并且占著不走,在那里反復研究光影和構圖。

  除此以外,還會因為你擋住他拍展品的大全景、或者在展品旁邊留下了黑影而感到十分不滿。

  當你第N次在展覽里被拍肩,提醒給“專業攝影人士”讓路的時候,會真的很想說一句:其實這些展品的高清掃描全景圖,在相關網站上,都!有!啊!

  回家再復習展品的好學生

不受歡迎的看展人

  “咔嚓咔嚓咔嚓,我之后一定會看的”

  在美術館里,比“專業攝影人士”更常見的,其實還是「微距手機攝影狂魔」。

  他們雖然受到攝影設備的限制,依然有著銘記歷史名畫每一個局部的決心:一見到一幅畫,便不假思索地把手機鏡頭貼到畫的保護玻璃上狂拍不止。

  雖然這種行為也無可厚非,但是當一幅畫同時被多個微距手機攝影狂魔盤踞的時候,你就只能欣賞到一個千手觀音版本的原作。

  雖然陳丹青老師也在《局部》里形容進了美術館的自己“像個傻子一樣,看了又看”,可是這些人似乎也沒怎么看,只是一擁而上,舉起手機,拍了就走。

  甚至連畫作旁邊的大段文字介紹,也一字不讀就掏出手機分段拍攝,然后飛速奔向下一幅作品。

  雖然電子時代了,人家很可能是現在記錄一下,回去再仔細研究。不過腦補一下他們看完展回家,在臺燈下掏出手機對照著畫作和文字介紹認真復習的場景,還真的是很感人呢。

  人類幼崽和無法控制他們的家長

不受歡迎的看展人

  “小寶你看看這個花花畫得多好呀——”

  (低頭開始玩手機)

  雖然大部分展覽和演出不同,是沒有設置最低入場年齡的;雖然帶孩子來接受藝術熏陶是一件好事;雖然家長和孩子一起看展是一個很好的親子互動時間……

  但是在很多時候,家長心懷一顆望子成龍的心,帶著孩子來到了一個自己并不感興趣的藝術展,結果就是放任孩子亂摸亂碰和放聲大叫,自己則沉迷于在美術館里燃燒網絡流量。

  看到展覽里過于好動的人類幼崽和他們明顯心不在焉的家長的時候,你很多時候會忍不住在內心尖叫:

  救命!你家孩子翻過標志線了!啊啊啊啊他在摳畫框啊!!!那個顏料掉了一塊……掉……了……一……塊……

  只能說,帶孩子來親密接觸藝術是一個很好的意愿,但是大部分孩子還是要在家長的輔導和講解下才能在精神上和藝術產生真正的接觸,達到家長所期望的目的。

  否則,發生的就只能是一些不可逆、且可能產生經濟損失的——物理接觸。

  大型網絡主播和小型網絡主播

不受歡迎的看展人

  “啊我現在就在XX展里面,大家看我的后面

  ——啊稍等對焦一下——”

  如果你去過的展夠多,你一定見到過在收費展覽內部開直播、開視頻通話,或者是開啟多人視頻群聊的情況。

  如果你還沒有見過,也不用遺憾,這絕對不是什么值得紀念的看展體驗。

  只能說,人類對于一張幾十塊展覽票的價值利用程度,真的令人嘆為觀止。

  那些大型主播或者小型主播們,不僅能在周圍群眾灼熱的目光里鎮定自若,還能旁若無人地對鏡頭拍攝到的內容進行非常個性化的講解。

  雖然這看起來是被侵權的展覽方應該管的事,但是你遇到之后就會發現作為一個佛系的普通群眾也真的難以忍受:因為他們的解說聲音真的太!令!人!在!意!了!

  盡管你在全心投入地看作品,但是一旦旁邊出現一個正在解說的主播,就總給人一種自己正在《同一首歌》大型文藝晚會的現場、被超多鄉親圍觀的錯覺,讓你只想奪路而逃。

  ——可能這也正是主播們能直播得那么順利的原因之一。

  付費完成朋友圈打卡的擺拍愛好者

不受歡迎的看展人

  “終于來XXX展打卡啦~”

  由于一些人可能對展覽的內容并不是很感興趣,卻額外付出了展覽票的錢,就只能盡可能地搜刮這個展的剩余價值——比如找到更多絕佳朋友圈攝影擺拍點。

  每個展總有那么一個地方,擺著這個展最為知名的作品(或者并不是最知名,但是在朋友圈里出現頻率最高的作品),光線不錯,背景干凈,地勢寬廣。

  而這個地方肯定會成為完成打卡任務玩家的兵家必爭之地,甚至更多人在旁邊排起長隊,等待著一個合影。

  而他們精心修過的合影又會被發到朋友圈,吊打一眾磨皮自拍,然后吸引下一波只對合影背景感興趣,根本不在意展覽內容是“什么鬼”的群眾。

  所以,如果你某個朋友突然約你去逛展,你也不用過于高興,可能并不是因為他/她突然對藝術開了竅,只是他/她想付費獲得一個有格調的合影背景而已,而你,則可能是他/她最好的攝影腳架。

  舔與被舔的活體教科書

不受歡迎的看展人

  “你看這個布料的皺褶,真是神來之筆。”

  “哎,沒有您的指點,

  我之前真是像個瞎子似的什么都看不出來!”

  喜歡站在一幅畫前指點江山的人很多,但一般都不是單獨出現的——一個好的捧哏必不可少。

  他們之間所發生的對話,雖然很多時候內容上并不完全準確,但可以讓人學到很多社會交往中的實用技巧:比如怎樣順利地延續一場尬聊。

  要知道,很多人日常接觸的商業互吹都局限在文字對話和工作內容當中,而到了美術館才發現,一場圍繞著美術欣賞水平的“舔”與“被舔”,竟然也可以如此清新脫俗、信手拈來。

  原來真的有人可以在現實生活中把那些知乎體式“滿嘴跑火車”信心滿滿地說出來,并且評論區的隨聲附和,也是擲地有聲且真心實意。

  作為圍觀群眾的你,雖然學到了很多錯誤的藝術知識,但是又意外地感覺收獲了不少票價以外的內容……

  總而言之

  以上內容純屬(根據現實經驗總結而產生的)虛構,如有雷同,那你真的是一個很有生活的人。

  當然,也歡迎有生活的朋友們分享更多你在美術館的神奇經歷。

  畢竟,當你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你;當你凝視一個展品的時候,你永遠都不知道自己還能凝視到什么。
 

來源:很理想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網主編信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藝寶網絡文化有限公司

掃一掃 求關注

fg美人捕鱼视频
时时彩后三包胆570 皇家国际这个平台是假的吗 十大捕鱼游戏排行榜 外围投注规则 时时开奖自由的百科 重庆时时彩计划 稳定版 八大胜官方网址方 重庆时时两期精准计划 qq票秒速时时网页 澳门时时彩规则 手机安卓版pk10免费计划 竞彩2串1稳单大神 斗地主赢钱 彩票玩快三大小单双怎么赢钱 大赢家体育比分 网上玩的68彩票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