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書畫網 > 博學書苑 > 趣聞 > 乾隆爺的“另類人生”

乾隆爺的“另類人生”

來源:中國書畫網 作者:編輯-jane

  2018年9月25日,是一個特別的日子。

  在1711年的9月25日,北京雍親王府誕生了一位戲精boy,在300年后,他成為了收視率超高的清宮戲第一男豬腳。

  他就是乾隆,愛新覺羅·弘歷,一個白胖小子,降生于世。

  近期熱播的《延禧攻略》《如懿傳》,都有他的身影。雖然站的是得體CP(傅恒&瓔珞),但我依然對愛新覺羅·弘歷這個男人,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乾隆爺的“另類人生”

  秉著嚴謹的學術精神,在對乾隆的照騙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后,我發現:

  其實乾隆不光是個大豬蹄子,還是一個資深cosplay玩家。

  下面進入:心理學視角下乾隆cosplay的內在動因:

  那些年乾隆玩過的cosplay

  乾隆的cosplay大致可以分為兩種。

  一種是大家熟悉的“拍照一小時,P圖五小時”法。

  沒什么特別要求,就是一定要帥氣、瀟灑、高雅、有文化。

  比如這樣的:

乾隆爺的“另類人生”

  ▲ 清 丁觀鵬、郎世寧等 《乾隆帝歲朝行樂圖》 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

乾隆爺的“另類人生”

 ▲ 清 佚名《乾隆帝薰風琴韻圖》軸 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

乾隆爺的“另類人生”

▲ 清 郎世寧《弘歷觀荷撫琴圖》軸 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

乾隆爺的“另類人生”

 ▲ 清 佚名《乾隆帝寫字像》軸 局部

  還有和自己同框的。

乾隆爺的“另類人生”

 ▲ 清 郎世寧《少年弘歷采芝圖》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

  不知道下回扮演什么了,就從古人的畫里找一找靈感,總之戲路可以再寬一點。

  “朕覺著這幅畫還不錯,你把朕英俊的臉龐P上去看看效果”。

乾隆爺的“另類人生”

▲ 明 丁云鵬《掃象圖》局部 vs 清 丁觀鵬《乾隆帝洗象圖》局部

  連普賢菩薩都敢P,也是沒sei了,他爹雍正最多也就cosplay個喇嘛玩玩。

  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

  不,乾隆又讓郎世寧畫了一幅自己正在觀賞這幅P圖照的畫像。

乾隆爺的“另類人生”

 ▲ 清 郎世寧《弘歷觀畫圖》局部 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

  “嗯,畫的還不錯。”

  內心OS:朕是人間帝王,佛界大神,還有誰!

  作為資深coser的乾隆,怎么會只滿足于簡單的拍照P圖,于是出現了另一種進階版玩法。

  “就按照這個畫面布局,道具、服裝、燈光,統統給朕安排”

  比如下面這幅《弘歷鑒古圖》(以下簡稱《鑒古圖》),借鑒的是清宮舊藏的《宋人人物圖冊》。

乾隆爺的“另類人生”

▲ 清 丁觀鵬《鑒古圖》又名《乾隆皇帝是一是二圖》 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

乾隆爺的“另類人生”

▲ 宋 《宋人人物圖冊》 現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

  乾隆下令讓他的宮廷畫家創作了五幅相類似的圖畫,不僅把原畫中的文士換成了他自己的頭像,身邊的家具和人物也都是真實存在的。畫家為了表現清朝的大好河山,換下了屏風里宋人的花鳥畫,換成了連綿的山巒和波光瀲滟的湖水。為哄皇上開心,也是費了不少心思。

  最夸張的一次,看過《延禧攻略》的朋友應該都有印象。純妃為討好太后搭造蘇州街的事,實際上也是乾隆玩心大發,借著母親的名義,在家門口搞了一個1:1實景還原江南街市的大型cosplay現場。請宮女太監扮成商家百姓,在皇帝一行人路過的時候即興表演。

乾隆爺的“另類人生”

▲ 《延禧攻略》場景之蘇州街

  乾隆為什么會沉迷于cosplay無法自拔?

  也許是繼承了他爹的cosplay基因吧。

  角色扮演是一種安全的欲望表達

  人們為什么喜歡cosplay,或者參加漫展去看別人cosplay?

  當然是因為愛啊。

  因為對某一個人物角色愛得深沉,愛到無法自拔,才會想要變成ta的樣子。

  當然,我們的乾隆爺一定不會這么膚淺。

  乾隆是天子,他喜歡古玩字畫、蓋章點贊那點愛好世人皆知。

  角色扮演給他帶來的,是一種證明自己是大清第一文藝青年的欲望表達。

乾隆爺的“另類人生”

▲ 《鑒古圖》局部之被乾隆“禍害”的寶貝

  就好像小朋友剛剛學會數數,就扮起了收銀員一樣。圓桌上看似隨意擺放的玉器、瓷器、青銅器,全是乾隆用來顯擺的小心機。仿佛可以聽見乾隆在耳邊說:“瞧,朕就是這么有文化、有品位、有bigger。”

  為什么說是角色扮演是“安全的”?

  這里的安全當然指的不是人身安全,而是一種精神上的放松、自在的狀態。

  人的欲望在大多數的時候是難以啟齒的、隱晦的,需要有一層一層的包裝。

  比如女朋友路商店櫥窗的時候說“這個鉆戒好美啊”這種類似的表達。

  傲嬌的乾隆自然也不會天天把“朕的學識過人,天賜聰慧,才貌俱佳,不愧是天選之子”這種話掛在嘴邊。

  角色扮演便成全了皇帝不露聲色卻可以大肆炫耀的心愿。

  角色扮演比白日做夢更貼近現實

  我們知道,即使是大清皇帝也有很多不能實現的夢想,只能在畫中世界過把癮。

  乾隆從小就向所謂的“三先生”(福敏、朱軾與蔡世遠三位經學大家)學習傳統文化。雖然身為滿人,卻從小就對漢人的歷史人物、文化、服飾有著親近的感情。

  然而,服飾何嘗不是一種角色、身份的認同,滿人與被征服的漢人之間的文化差異需要有明確的區分。滿人時刻記著“大清是馬背上得來的天下”,非得要是滿清的窄袖短裝才方便拉弓騎馬,盡顯男人氣概。

  宮廷內有著“禁穿漢人衣冠”的規矩,作為康熙爺爺帶大的孫子、雍正爸爸親認的接班人,乾隆自然要以身作則。

乾隆爺的“另類人生”

▲ 《鑒古圖》局部之“漢化版”乾隆

  而我們看《鑒古圖》里的乾隆皇帝,公然打破了現實禁忌。他身著漢人服飾,坐于畫面中央的坐榻上,正表情悠閑地觀賞著自己的“寶貝們”。

  “既然現實生活中不方便偷偷穿漢服,那朕就在畫里光明正大地打扮打扮,是不是也頗有儒家圣賢的風范。”

  當然,乾隆有沒有真的穿上漢服還有待考證,這些或許只是畫師們腦補出來的形象。

  相比于白日做夢,角色扮演的魅力就在于,它就是一場用現實道具創造虛擬的游戲。說白了,就是把夢想照進現實,而且這個夢看起來和真的一樣。

  But,我們都知道,角色扮演不代表你就能成為那個角色。現實的邊界無法跨越,即使是乾隆,穿上宋人士服他和宋徽宗之間的藝術造詣也依然隔著一個馬里亞納海溝。(沒有diss乾小四的意思)

  角色扮演是放飛自我的身份重塑

  我們從小也喜歡玩過家家。媽媽的口紅,爸爸的拖鞋,奶奶的大花毯統統征用過來。我當爸爸你當媽媽,抓個娃娃做家里的寵物。那時還沒有人設的概念,天真地以為只要穿得像,就可以變成那個角色。

  實際上,角色包含的是社會公認的規范和設定。社會對處在特定位置的人在言行舉止、道德品行上有特定的期待,也就是我們常說的人設。

  乾隆的社會身份決定了他在日常生活中的角色,他的一生也必須維系好這樣一個殺伐果斷,沒有情感的帝王的人設。

  《鑒古圖》中,乾隆把身后屏風上掛的士人頭像也換成了自己,兩個自己再一次同框,一左一右如同正在照鏡子,但眼神卻并沒有直接的交流。

乾隆爺的“另類人生”

▲ 《鑒古圖》局部之畫中畫

  我們結合乾隆在畫像上題的這首詩(居然寫的還不錯)來看一下。

  是一是二,不即不離。

  儒可墨可,何慮何思。

  看似寫的是一個帝王對治國策略的思考,似乎又是乾隆對自己不同政治身份產生了疑慮。

  細想之下,和自己同框的操作還頗具哲學意味。似乎也在告訴世人,皇帝的真正身份超乎了外人,甚至是自己的認知。

  而角色扮演是一種身臨其境、又能夠全身而退的改變。暫時的脫離“現實中的自己”,進入新角色的乾隆,自然也是玩的不亦樂乎。

  請畫師量身打造的一個新角色,就好像制造了一個平行世界。在那里,沒有什么條條框框,一切都是如朕所愿,可以安心抬頭45°角仰望明月。

乾隆爺的“另類人生”

▲ 清 《高宗賞月圖》 vs 清 冷枚《賞月圖》

  角色扮演是人類與生俱來的能力。但長大后的我們很少再有類似“過家家”的體驗,當然英語專業的朋友不一樣,你們還有機會。(別問我為什么知道)

  長大以后我們才知道,人的一生要同時背負太多的角色。是孝順的孩子,是勤勉的職員,是刻苦的學生,是堅強的父母。

  “我們的靈魂有許多側面,并非單一的存在。”這是榮格心理學中的核心理念之一。

  我們的內心角色棲息在同一個身體里,長得如此相似,卻各有各的脾氣、喜好。但我們似乎很少有機會直面他們,與他們對話,只給他們冠上了“靈魂”這樣玄乎的概念。

  Coser乾隆卻用他的實際行動告訴我們:人生賦予我們的角色也許無法擺脫,但也請不要放棄一路上的無數種“如果”。

  角色扮演讓我們從“現實中的自己”走出來,得以觀察另一個“角色中的自己”,去獲得生命的更多體驗,保持新鮮感。

  最后,讓我們對今日壽星,風暴降生·超長待機滿清CEO·圖章之王·彈幕始祖·大清及新疆全境守護者·女真人及先民文物收藏者·文殊皇帝·十全老人·天道昌隆·毀圖狂魔·愛新覺羅·弘歷,說一聲生日快樂~

乾隆爺的“另類人生”

  你造嗎?中秋的三天小長假,居然是乾隆皇帝開始的。

  據史料記載,咱們乾隆爺的生日是農歷八月十三,與中秋節只有一日之隔。所以今天我們過的是大豬蹄子的新歷生日。

  皇帝誕日在歷史上曾經有許多名稱,比如唐代的千秋節、天長節,宋代的長春節、乾明節等等。清代將皇帝的生日稱為“萬壽節”,取萬壽無疆的意思,與元旦、冬至并稱清宮三大節。

  乾隆就下了這么一道圣旨:“八月十三上萬壽節,皇太后行宮行禮……此王公大臣等宴凡三日。”意思就是,朕要生日中秋一起過,給三天帶薪假,大家high起來~

  也就是從農歷八月十三到八月十五,全國放假三天,朝野同歡。從北京到承德三百多里的路上,披紅掛綠,全民賀喜。乾隆在每年的八月份也會帶上老婆孩子到避暑山莊去過中秋,一起看看“朕打下的江山”,寫他個幾十首中秋賞閱的詩。

  說起來那時候的中秋小長假也不好過,因為乾隆長壽,每年的生日宴會如何辦出新意,“中秋貢”該送什么禮,可是讓滿朝的文武百官頭疼不已。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網主編信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藝寶網絡文化有限公司

掃一掃 求關注

fg美人捕鱼视频
上海快三开奖最新走 今天快三开奖江西 重庆快乐十分破解软件 福建时时快三 北京时时彩开奖时间 內蒙古时时彩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开结果|直播 青海快三开奖查询 河北时时计算公式 曾道免费资料30码 贵州快3福彩网开奖结果 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1万期 北京赛pk10计划软件 幸运农场彩色走势图 快乐12任五胆拖玩法